您现在的位置:巫山县人民政府公众信息网 > 全域旅游 > 文化旅游 > 正文

雄浑激越号子声

雄浑激越号子声


雄浑激越号子声

向承彦

在三峡工程没有建成,在机动船没有出现以前的漫长岁月里,壮美风光之中,重岩叠嶂之下,激流险滩之上,叠印着一群又一群三峡纤夫的奋力拼搏的身影,回荡着一阵又一阵雄浑激越的峡江号子。这是对命运不屈不挠的抗争,这是生命与血液的澎湃,这是发自灵魂深处的呐喊。

清代陈明申在《夔行纪程》中,描述纤夫拉纤齐心协力,生死相搏的情景:“纤道忽上山巅,忽落岩脚。石壁横铁索,便扒换,或凿小石孔,仅能容趾,人如猿猱,蹩缆负纤而行。间有无纤道处,则全赖桡楫。船行江中,纤牵上顶,声息不能相闻,船上设锣鼓,以锣鼓为行止进退。纤绳或挂树稍,绊石上,则锣声紧发,纤夫停足。另有管纤者名捡缆,无论岩之陡峭,树之丛杂,扑身脱解,倾跌所不计。”

三峡纤夫,在命悬一线的险境之中,奋力拼搏,征服三峡,走出绝境的精神,赢得了人们的尊敬,人们把舵师称为“长年三老”,陆游《入蜀记》就说:“长年三老,艄公是也。”把纤绳呼作“百丈”,杜甫《十二月一日》诗写道:“一声何处送书雁,百丈谁家上濑(lài)船。”而三峡纤夫还有一个十分响亮的名字——“最能”。

唐代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杜甫专门写了一首三峡纤夫之歌《最能行》:“峡中丈夫绝轻死,少在公门多在水…… 帆侧拖入波涛,撇漩捎 无险阻。”他们把生死看得很轻,实际上是置之死地而后生,视波涛漩涡如平地。

巫山流传着“七十二行,纤夫为王”的谚语,表达了人们对三峡纤夫的敬重,同时也表现了三峡纤夫豪迈的胸怀和自豪的心情。

三峡纤夫的百丈纤绳在坚硬如铁的岩石上勒出了深深的印痕,峡江号子激昂而悲壮。

清代诗人许光树《上峡船》就描写了众多纤夫齐声喊着号子的场面:“最难舟到峭滩时,冲浪衔涛势莫支。翻跌托篙三老战,胼胝(piánzhī)负缆万夫嘶。”

当代诗人蔡其矫在《川江号子》中满怀激情地赞颂:“你碎裂人心的呼号,来自万丈断崖下,来自飞箭般的船上。你悲歌的回声在震荡,从悬岩到悬岩,从漩涡到漩涡。你一阵吆喝,一声长啸,有如生命最凶猛的浪潮。”

三峡纤夫,这些置生死于度外的铮铮铁汉,怀揣着让父母双亲老婆娃儿过上好日子的梦想,搏斗在激流之上,家里的亲人也时时刻刻都在惦念着他们。丈夫即将起航,妻子唱着《竹枝歌》为他送行,祝愿他生意好,沿途平安:

上峡舟航风浪多,

送郎行去为郎歌。

白盐红锦多多载,

危石高滩稳稳过。

妻子想起心爱的丈夫在峡中艰难行进,就心疼得不得了:

脚踩石磴手扒岩,

情哥峡里在拉纤,

背筋勒起一道槽,

手上破皮血斑斑,

情哥拉纤好艰难。

她们虔诚地向巫山神女祈祷:

神女娘娘站山巅,

我今焚香许心愿,

保佑情哥多平安,

来来往往都顺利,

顺风顺水好行船。

随着机动船的出现,随着三峡工程的建成,三峡纤夫的身影渐行渐远,雄浑激越的峡江号子却永远激荡在三峡人心里,纤夫征服三峡,奋力拼搏,走出绝境的精神,永远渗透在三峡人血液之中。


主办:重庆市巫山县人民政府 版权所有:重庆市巫山县信息网络管理中心 网站地图
  地址:重庆市巫山县广东中路222号 邮政编码:404700 E-mail:wsxwgzx@163.com
网站标识码:5002370011 ICP备案号:渝ICP备05003300号-1  公安机关备案号:渝公网备500237015-00015

版权所有:重庆市巫山县信息网络管理中心